sg007

30391 sg007 

信扫描序列号:sg007
写信日期:1999-01-20
写信地址:湖南省常德市
受害日期:1942-09
受害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东郊乡
写信人:易孝信
受害人:易德阰、易德经、易孝慈、易孝荣、易孝堂、胡毛儿、喻承德、喻垮儿、顾母、易友芝、胡小妹、易梅珍、张得星、吴希银(易孝信的亲人及同乡)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BC)
细节:自从1941年11月10日侵华日军731部队在常德城内及郊区撒播鼠疫细菌后,鼠疫广泛流行,害的我们常德人民惨死无数。我的老家在常德市武陵区东郊乡三阁社区第三居民组易家湾村,1942年9月前后,不到4天的时间,我们村子里死了12口人。其中我的大姐和小外甥惨死在细菌战中。我村的六位码头:易德阰、易德经、易孝慈、易孝荣、易孝堂、胡毛儿以及邻村两位码喻承德、喻垮儿负责殡葬城里顾北村的母亲,当时顾母的年岺[编辑-龄]大约50岁。她是患的“乌鸦症”死的,这种病症实际上就是鼠疫,死后全是呈紫黑色。这八位负责殡葬的码头工人在死者家里吃饭喝酒给死者装殡,因而全部染上了鼠疫。他们回家后不到四天的时间里全部都惨死。易孝堂年仅8岁的女儿易友芝,胡毛儿9岁的独生女胡小妹也随着父亲而去。我们的姐姐易梅珍外甥张得星因回娘家探亲,误饮邻居的茶水也染上了鼠疫身亡。顾母的邻居年仅12岁的吴希银也被传染上了鼠疫身亡,这八位惨死的码头工人和他们的亲属以及我的姐姐、外甥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基本相同,他们都是发高烧,全身抽搐,死后呈紫黑色,在不到四天的时间里,全村及邻村惨死12人。
 
 

控诉日本细菌战的滔天罪行

  我叫易孝信,1933年5月16日出生,我的老家在常德市武陵区东郊乡三阁社区第三居民组易家湾村,在细菌战受害前是一个小村子。1942年9月前后不到4天的时间,我们村子里死了12口人。其中我的大姐和小外甥惨死在细菌战中,现在回忆起来心情十分沉重。
  易家湾村的村民们,大多数是靠租种地主家的土地过日子,少数的几户,虽有自己的几亩薄田,但每年的农田收入也不足以养家糊口。因此大部分人家还要到城里去卖苦力以补充经济来源。这样才能勉强维持全家老小的生活。当时出卖劳力的有挑河水卖的,有充当码头工人搞搬运的等等。其中搞搬运工作的码头工人最辛苦,他们不仅要负责沅江航运港口货物的装卸工作,而且还要负责城内死人的殡葬工作。
  自从1941年11月10日侵华日军731部队在常德城内及郊区撒播鼠疫细菌后,鼠疫广泛流行,害的我们常德人民惨死无数,导致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者比比皆是。我们易家湾村就在常德城郊一里左右的地方。这场鼠疫浩劫是难以躲过的。就在1942年9月的一天,我村的六位码头:易德阰、易德经、易孝慈、易孝荣、易孝堂、胡毛儿以及邻村两位码喻承德、喻垮儿负责殡葬城里顾北村的母亲,当时顾母的年岺[“岺”编辑为“龄”]大约50岁。她是患的“乌鸦症”死的,这种病症实际上就是鼠疫,死后全是呈紫黑色。这八位负责殡葬的码头工人在死者家里吃饭喝酒给死者装殡,因而全部染上了鼠疫。他们回家后不到四天的时间里全部都惨死。易孝堂年仅8岁的女儿易友芝,胡毛儿9岁的独生女胡小妹也随着父亲而去。我们的姐姐易梅珍外甥张得星因回娘家探亲,误饮邻居的茶水也染上了鼠疫身亡。顾母的邻居年仅12岁的吴希银也被传染上了鼠疫身亡,这八位惨死的码头工人和他们的亲属以及我的姐姐、外甥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基本相同,他们都是发高烧,全身抽搐,死后呈紫黑色,在不到四天的时间里,全村及邻村惨死12人,引起全村人的极大惊恐,没有死人的几户都逃到亲戚家躲灾去了,死者家中外人不敢进去帮忙,死者无人殡葬,道士不敢对死人家中做道场。例如我的堂叔易德阶死后,没有棺材,无人抬丧,他的儿子易孝伦只能撬了几块楼板,临时订了一个匣子,自己用肩将匣子扛到坟地埋葬,由于匣子太小,他父亲的一只手还露在外面,真是惨不忍睹。我们这个小小的易家湾村及邻村在四天之内突然死了12人,其中八户失去了年轻力壮的男人,丢下的是孤儿寡母。本来就很贫穷的家庭由于失去了顶梁柱,其悲惨的境地是可知。例如,易孝慈的妻子本来患有眼疾,由于丈夫暴死,哭得死去活来,不就便双目失明。生活无着落,只得带着不满三岁的小女儿到处乞讨直到全国解放才定居下来。我的另一位堂叔易德经有四子一女,他死后,我堂婶无法养活他们,就把二儿子送给了别人,后来这个孩子因受虐待而自杀身为。她的第四个儿子又因病无钱治疗而死去。
  1942年9月,我已满九岁,以上情况,我是耳闻目睹的,那悲惨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我回想起日本军国主义者给我们中国人民、常德人民以及我们易家湾村的父老兄弟姐妹们带来的灾难,真是义愤填膺,我恨那些吃人的豺狼。想到这里止不住我忿的心情,禁不住我泪流满面,至今日本政府还不承认细菌战的实事。用尽种种借口否定我们的诉颂[“颂”编辑为“讼”]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这只能给他们自己不光彩的脸上再染上一层黑。这里我要正告日本政府,你们前人所欠下的中国人民以及我们家族父老兄弟姐妹的血债一定要偿还的,我们有决心和信心,打赢这场官司,我们会教育自己的子孙不忘国仇家恨,日本一天不认罪,即使我们这一代老人不在世了,我们的子孙也会斗争下去,不到胜利决不罢休!
 

控诉人易孝信(按有手印)
1999年元月20日

 
 

除了信件扫描件之外,我们也有万封来信的信封扫描件,但由于涉及个人隐私,这里暂且不公布写信人的详细地址。

sg007-p1

sg007-p2

sg007-p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