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006

30387 sg006 

信扫描序列号:sg006
写信日期:1999-01-23
写信地址: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周家店镇
受害日期:1942-10
受害地址:湖南省常德市
写信人:熊善初
受害人:熊用楠、熊八生、熊绍武、熊绍平(熊善初的家人)、熊善初的同乡多人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BC)
细节:1941年间,侵华日军731部队,在常德地区投下鼠疫细菌后,引发了鼠疫流行。1942年10月,我村周围124人,死于这场鼠疫。其中,我家有四人惨遭其害,我大哥熊用楠31岁,二哥熊八生28岁,大侄熊绍武8岁,小侄熊绍平5岁,及熊善初的同乡多人,死于这场鼠疫。
 
 

控诉日本细菌战的滔天罪行

  我叫熊善初,1929年9月24日出生,是侵华日军731部队的细菌战受害者遗属,原告代表。现居住常德周家店镇黄公咀村,是日军细菌战受害地之一。在1941年间,侵华日军731部队,在常德地区投下鼠疫细菌后,引发了鼠疫流行。1942年10月,我村周围124人,死于这场鼠疫。其中,我家有四人惨遭其害,我大哥熊用楠31岁,二哥熊八生28岁,大侄熊绍武8岁,小侄熊绍平5岁,死于这场鼠疫。我因感染鼠疫后,在学校老师和丁介南教导主任的关照下,及时送往石公桥简易医院治疗,打针吃药8天才脱险幸免一死。侵华日军731部队使用细菌战,人民深受伤害。
  黄公咀村,地处西洞庭湖西端,地势平坦,土质肥沃,盛产棉花稻谷,鱼类和水果以及畜牧等。人们有吃有穿,俗称鱼米之乡。野心勃勃的日军妄想吞并中国,长达八年之久的大规模战争使我国人们深受其害,日军每到一处,无恶不作,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杀害儿童,残害牲畜,破坏生产,毁我家园,灭我种族。除此以外,更惨无人道的使用各种细菌武器,如鼠疫霍乱等细菌来杀害我国各地人民。我们根据一年来的座谈调查和我亲眼所见,从黄公咀村周围不到二平方公里的地方被鼠疫细菌战毒死的有41户124人,其中最大年龄为68岁的胡翠英老人,最小的未满两周的小孩胡正英,村民被害的家破人亡。如周交春家11人被鼠疫害死10人,彭付青家9人被害死7人。这次惨痛的例子,就是侵华日军731部队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日本侵略者使用细菌战比战争厉害十倍,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无形武器,是惨无人道的,国际法难容的。日本侵略者为何要使用细菌战武器呢?因为使用方法秘密,而杀伤力强,能使人不知不觉的遭到传染,能一传十,十传百,像闪电似的很快传遍我国各地,由于细菌传染面积广而快的因素。所以,每一个感染者无一幸免。因此,当时人们误认为是发人瘟或天降灾难。有的户一天死几个,如周交春的姐姐死了,妹妹送葬回家不一会儿也死了。就这样,接二连三的在十天内就死了9人。彭付青家9天死了7人。还有更伤心的例子:如周来生19岁,在5天前,一切准备好结婚办喜事的,不幸相隔二天染鼠疫病死了,喜事未办而办丧事。熊伍枝,女,18岁,也只隔一天结婚了,同样染鼠疫死了。这样的惨景无不使人悲伤流泪。更惨的是,彭金山,彭银山两兄弟去牛牯坡抬丧,结果传染鼠疫回家,只有9天时间全家9人死了7人,蒿子港请来一个姓王的道士给死人开路后,因传染鼠疫死在回家路上。以上这些例子,还有很多,一时难以言尽。可想而知,当时的情景一片凄凉,日日夜夜哭声连天,路断人稀,见黄土成堆,人心恐怖,不见欢乐,只见愁容。因此,有很多的地方遭鼠疫害的荒无人烟,田地无人耕耘,胡家桥、柳叶咀就是这样。
  50多年的血泪恨,我们绝不会忘记,子孙后代铭记在心。日本政府应当承认细菌战罪责,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当时又是被鼠疫受害的幸存者,而且又是一个受害者的亲属,对耳闻目睹的日本侵略者无恶不作的残暴行为,深感愤怒;今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一定要日本政府向我国人民和受害者道歉悔罪,让日本人民了解真相,阻止历史悲剧重演。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促进中日友好关系的发展。
 

中国湖南常德市鼎城区周家店镇黄公咀村
熊善初(按有手印)
1999年元月23日

 
 

除了信件扫描件之外,我们也有万封来信的信封扫描件,但由于涉及个人隐私,这里暂且不公布写信人的详细地址。

sg006-p1

sg006-p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