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005

30381 sg005 

信扫描序列号:sg005
写信日期:1998-12
写信地址:湖南省常德市石门桥镇
受害日期:1943-10
受害地址:湖南省常德市
写信人:高业君
受害人:李友田、刘本元、李少全、刘四贤、李少严、陈玉兰、高建琅、高建满(高业君的家人)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BC)
细节:我们高、李两家经过鼠疫此次劫难,惨死了8位亲人,岳祖父李友田和岳祖母刘本元,岳父李少全,伯岳母刘四贤,叔岳父李少严,书岳母陈玉兰,祖父高建琅,叔祖父高建满,其中有李少全、李少严、高建满三人绝了后代。
 
 

控诉日本细菌战的滔天罪行

  我叫高业君,男,1946年1月28日出生,是侵华日军731部队实施细菌战受害者的后代,现住中国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石门桥镇观音庵村。
  我是本世纪60年代与妻子李光荣结婚的,婚后经常听岳父和我的父亲讲述我们两家的苦难家史。
  1941年11月,侵华日军731部队在常德撒播鼠疫细菌后,导致常德城区发生了广为流传的鼠疫病,当时,当地政府曾经采取一些防治措施,但没有扼制住鼠疫病毒的蔓延和发展,而且通过各种途径,病毒传播到城郊和附近乡村。据当地老人们说:从1942年,汉寿桃源,常德后河的石公桥,周家店,韩公渡等地,都先后暴发了这种鼠疫病,有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惨遭疫戮。1943年冬天,我们观音庵村也暴发了这种鼠疫病,全村暴死了几百人。我们家和我岳父家里在此鼠疫暴发中,遭受的劫难极为惨重。两家有8位亲人染疫身亡。
  1943年,我岳父一家7口住在常德城东符家码头。岳祖父李友田和岳伯父李少全、叔岳父李少严从事码头装卸搬运劳动,伯岳母刘四贤、叔岳母陈玉兰则从事绣花零售,小本经营,一家虽不算富有,但却能和睦相处,充满着温馨和天伦之乐。该年10月中旬,岳祖母刘本元上街买菜时,在广德医院斜对面巷子里买了一块价廉的猪肉回家食用,谁知竟将疫源引入家里,祸及全家。先是岳祖父李友田和岳祖母刘本元发病,突然心中作呕,头疼高烧,抽搐,口吐白沫,第二天便相继死亡,紧接着,伯岳父李少全,伯岳母刘四贤,叔岳父李少严,书岳母陈玉兰也都先后发病,在短短4天之内,两对壮年夫妻也相继惨死。当时我岳父尚未婚配,孤身1人,哭天不应,哭地地不灵,既悲伤又恐惧,其情其景真是催人泪下,惨不忍睹。
  我的祖父高建琅,叔祖父高建满因与李友田是几代的亲缘关系,每逢农闲季节都到常德李友田处参与从事搬运劳作,相互关系非常密切,在李家人卧病期间,曾多次前去探望,他们死后,又积极帮助料理丧事,不料也被疫魔缠身,回家后便以同样的病状于当月下旬卧病身亡。
  我们高、李两家经过此次劫难,惨死了8位亲人,其中有李少全、李少严、高建满三人绝了后代,从而导致两个人丁兴旺的家庭破碎不堪,一贫如洗,债台高筑。因此,我和妻子李光荣从小就清贫劳累,现已积劳成疾,过早地丧失了劳动力。
  日本军国主义实施惨无人道的细菌战,给常德人民造成极为惨重的灾难。这种悲惨的历史教训,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现在,凡是年届七旬的老人,都是这历史的见证人,只要提起当年的悲惨情景,无不异口同声切齿痛恨,并且经常用自己的亲经历,告诫子孙后代,国耻家仇永世不忘,并且一代一代传下去,直到向日本政府算清这笔历史旧账,还我公道,还我人权为止。
  今天,我作为一名遭受侵华日军实施细菌战残害的遗属,积极参加中国原告代表团,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给予细菌战损害赔偿,这是我应尽的历史责任,更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因为,我要用铁的事实向法庭提供证词,同时,我还要代表我们观音庵村几佰[“佰”编辑为“百”]名受害者的后代,向法庭提出两点请求意见:
  1.我们中华民族是热爱和平的民族,是愿意和日本爱好和平的人民长期友好,和平共处的。但是,中日双方必须遵循一个原则:就是必须正视历史,以史为鉴,决不能歪曲事实颠倒是非。
  2.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侵华战争中,违反国际公约,在我国使用惨无人道的鼠疫细菌战,滥杀了我国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是无可推卸的国家犯罪行为。日本政府必须向中国人民公开谢罪,向所有遭受细菌战残害者赔偿损失。
  以上请求意见,希望参审本案的法官们依法予以支持,并站在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的高度,维护正义,维护人类尊严,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中国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石门桥镇观音庵村
陈述人:高业君(按有手印)
1998年12月

 
 

除了信件扫描件之外,我们也有万封来信的信封扫描件,但由于涉及个人隐私,这里暂且不公布写信人的详细地址。

sg005-p1

sg005-p2

sg005-p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