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004

30376 sg004 

信扫描序列号:sg004
写信日期:1998-08-24
写信地址:湖南省常德市
受害日期:1941-11
受害地址:湖南省常德市
写信人:高绪官
受害人:高绪武、高绪文(高绪官的大哥和二哥)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BC)
细节:父亲靠挑河水卖挣钱,母亲经常带着两个哥哥、姐姐到常德大街小巷要饭过日子。一天夜晚,两个哥哥身上时冷时热,头疼高烧不住,发展到多次抽搐、嘴里还吐白泡,不醒[编辑-省]人事,父母租船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时,路上大哥高绪武死亡;刚到老家不一会儿,二哥高绪文也停止呼吸离开人世。
 
 

控诉日本细菌战的滔天罪行

共2页

  我叫高绪官,1944年10月5日出生,中国公民。是侵华日军731部队细菌战受害者的同胞弟弟,现任中国湖南省常德市津市市三洲驿街道办事处内(津市泹津路70号)。
  1941年11月,侵华日军731部队在中国湖南省常德投放鼠疫细菌的前后,因家境贫困,我的父亲高绍業[“業”编辑为“业”](生于1885年,死于1976年6月),母亲朱九英(生于1905年9月,死于1997年7月20日),带着我的大哥高绪武(约12岁)、二哥高绪文(约10岁)、姐姐高三妹(约7岁)到常德市区求生。父亲靠挑河水卖挣钱,母亲经常带着两个哥哥、姐姐到常德大街小巷要饭过日子。当年12月一天夜晚,两个哥哥身上时冷时热,头疼高烧不住,发展到多次抽搐、嘴里还吐白泡,不醒[“醒”编辑为“省”]人事,父母亲急的直哭,第二天父亲见无法,到常德河边租一条小船回老家汉寿县新兴咀乡高家村,船划到常德德山,我的大哥高绪武死亡。当时,船老板要催父母亲他们上岸,在父母亲多次央求后,才到康家吉(德山下游约4里)上坡。我极为悲痛的父亲只好挑着已死去的大哥和生命垂危的二哥与我母亲拉住姐姐的手,直奔老家汉寿新兴咀高家村,刚到老家不一会,二哥高绪文又停止呼吸离去了人间。死后,两个哥哥身上出现了很多紫色的斑点。当天晚上,我父母亲的几位好友找来几块旧木板,简单地将他俩的尸体埋葬在附近的八角山。埋葬时旁人说要用石灰撒入墓坑消毒。不久,父母亲听人说是常德发生了“鼠疫”死了不少人。
  上述情况,当时我还未出生,加上以后长期在外地工作,探家时,父母亲多次对我讲两个哥哥惨死的大概情况,有些祥[“祥”编辑为“详”]细事实无法清楚。
  我深信,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是爱好和平的,包括日本法官和各界朋友们。日本政府只有承认并尊重铁的历史事实,即日军731部队在中国投放细菌战造成不少无辜群众惨死的犯罪历史事实,只有公开反省、谢罪,向中国受害者进行赔偿,才能体现诚意。这样中国人民友好才有基础。侵略战争根源应铲除!为此,我们决心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同时,我衷心希望日本法官们本着应有的职业道德,对日本国731部队细菌战案作出公正的裁判。
  最后,我要特地向主持公道的日本律师们为维护法律尊严的正义行动,深表敬意!你们崇高的职业道德将铭记每个受害者及遗属的心中。

中国湖南津市市三洲驿街道办事处公民
高绪官(按有手印)
1998年8月24日

 
 

除了信件扫描件之外,我们也有万封来信的信封扫描件,但由于涉及个人隐私,这里暂且不公布写信人的详细地址。

sg004-p1

sg004-p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