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001

30402 sg001 

信扫描序列号:sg001
写信日期:1998-05-10
写信地址:湖南省常德市
受害日期:1943-09
受害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
写信人:徐万智
受害人:徐明哲、徐明锡(徐万智的父亲、叔叔)
类别:细菌和化学战(BC)
细节:日本侵华时期,在湖南常德投下了大量的鼠疫病毒,我家本不在常德市区,因父亲徐明哲为了养家糊口,经常挑东西到常德城里卖,不幸染病,几日后便离世,叔叔徐明锡随后也染病离世。
 
 

控诉信

  我叫徐万智,男,汉族,生于1940年12月,现系常德电机总厂退休职工,原老家住汉寿县聂家桥乡雷家坡村11组。
  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时期,在湖南常德投下了大量的鼠疫病毒,进行惨无人道的细菌战争,使广大无辜的中国人民死在日军帝国主义的屠刀之下,现在回忆起来真是悲痛万分,催人泪下。
  我的家离常德城十来公里,当时我的父亲徐明哲为了养家糊口,经常挑来到常德城里卖,历经千辛万苦,换点钱回来以供家人生活之用,但千万没有想到带回来的是一场极大的灾难。1943年9月的一天,我父亲回家后就时冷时热,发高烧,烧到神志不清,有时还抽筋,家中的人急慌了,不知得了什么病,到处求医找药,我们那个穷村僻壤,缺医少药,虽然请来了乡下的土医生,吃了些药,但不见半点好转,病情天天加重。后来又痾血,脖子也肿了,胯部也起包。就这样,我父亲只有5天就去世了。我父亲死后,我的一个叔伯哥哥叫徐万勇就发病了。一直高烧抽筋痾血,病情与我父亲的一样,也只五天就死了,死时年仅5岁。叔伯哥哥刚出葬,奶奶就发病了,第二天就不能起床,都是一样的病症,只有6天就含冤去世了。我的哥哥徐万成接着又发病。只病了四五天就离开了人世,死时嘴里冒血泡。这时因我们全家都病倒在床,动弹不得,只有邻居和亲戚帮助找了几块破木板钉了个木匣子抬出去埋了,真悲惨至极,目不忍睹。
  我的叔叔徐明锡身长个大,体制健壮,染鼠疫后就一病不起,仅几天的时间就离开了我们,死时年仅29岁,当时去请道士做道场道士都不敢来了,怕染上瘟疫。面对这凄凉的场景,我的祖父只是日夜地哭,哭得死去活来,最后把双眼都哭瞎了。我的母亲也病得起不了床,头发也病掉完了,我和我的姐姐也病得死去活来,还有我的婶婶和两个很小的叔伯妹妹也病得奄奄一息,现在我母亲一提起往事就泪如雨下,悲痛欲绝。
  罪恶的日本军国主份子,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害得我们家破人亡,使我们在精神上受到长时间的折磨和打击,在经济上受到无法估量的损失,我们这些直接受害者和幸存者,以及我们子孙后代都永远不会忘记这国仇家恨。
  悲惨的历史不堪回首,在这里我们幸存者的控诉,控诉日本侵略者使用细菌战犯下的滔天罪行。要求日本政府给于中国人民及我的家庭的精神和经济上的赔偿。在铁的事实面前日本政府必须向全世界和中国人民认罪,向受害者及其遗属赔罪,在经济上按每个死者及幸存者给于赔偿。我们要伸张民族正义,讨回国际公道,为幸存雪限,为屈死者伸冤。
 

控诉人:
徐万智
1998.5.10日

 
 

除了信件扫描件之外,我们也有万封来信的信封扫描件,但由于涉及个人隐私,这里暂且不公布写信人的详细地址。

sg001-p1

sg001-p2

sg001-p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